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信息中心主办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优秀期刊   CN11-4022/TU   ISSN1008-570X   国内邮发代号2-583
首页 >> 城镇化 >> 封面故事 >> 正文

逆城镇化的再认识与特色小镇的新趋势

文/
  

2018年6月12日,由安仁智库主办、中华文化促进会指导、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学术支持的首届安仁智库北京论坛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逆城镇化的再认识与特色小镇的新趋势”。2018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这是中央就推进落实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做出的新的战略设计。为正确全面认识“逆城市化”的规律、特点、内涵和实质,充分发挥特色小镇在推动落实“城镇化和逆城镇化的相得益彰、相辅相成”中的重要作用会议由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安仁智库主任郭杰主持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国际交流中心、中华文化促进会、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交通大学、中国文化与金融50人论坛华侨城西部投资有限公司、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中国建设信息化》、《中国国情国力》的专家、学者、媒体出席了论坛,并就如何正确理解和阐释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大都市圈规划与城乡协调发展、文化与新型城镇建设等进行研讨与交流。

在论坛上,教育部《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课题组、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安仁智库中心联合发布了国内外首部《加快发展大都市圈的战略与政策研究报告》。报告提出,都市圈是组织单体城市生产生活生态最大的空间范畴,一般由一日生活圈、通勤圈等多个圈层组成,也是城市群的核心功能区。都市圈是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竞争的重要单元,也是加速提升综合国力的重要巨型引擎,决定着我国未来区域经济与新型城镇化的基本形态和总体走向。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我国已进入大城市向都市圈发展的新阶段,上海大都市圈、武汉都市圈、郑州都市圈、成都都市圈等纷纷提出并加速发展。各大都市圈功能、形态、规模各不相同,在发展中既面临共同的障碍,也有各自的特殊问题,需要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提供理论指导并加强规范和引领。

教育部《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负责人、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安仁智库执行主任刘士林教授指出:城市是空间的产物,空间的规模决定着城市的发展。不同的空间规划则决定着城市发展的制度设计和安排。新中国的区域与城市规划始于20世纪50年代,结合中国国情和城市发展道路,目前在空间规划上已初步形成了八个主要层级,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依次是乡村规划、小城镇规划、城市规划、大都市规划(与一般城市规划的区别是特别强调中心地位和国际化)、大都市区规划(与大都市规划不同的是比较侧重远郊区县和周边农村地区)、大都市圈规划(以2018年上海大都市圈规划进入国家战略为代表)、城市群规划和湾区规划(以粤港澳大湾区的提出和规划编制为代表)。但由于缺乏系统的梳理和深入的研究,不仅这些概念的内涵和边界不够清楚,在实际的规划和建设中也带来诸多的不便和混乱。与大都市圈关系最密切的是相邻的大都市区和城市群。从目前的总体情况看,作为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的城市群规划已比较成熟,国家级的已经发布了8个。同时,由于近年来协调城乡发展的政策和举措不断强化,大都市的规划一般都会给周边农业地区一个重要位置,所以大都市规划实际上也已悄然演化为大都市区规划。而唯独在空间上“比大都市区大”和“比城市群小”的都市圈规划,在概念内涵、空间边界、功能定位等方面都比较含糊和不清晰,成为我国城市和区域规划中的“弱项”和“短板”。

针对这些问题和需要,研究报告从四个方面对大都市圈进行了界定:从空间形态上看,都市圈是由一个具有“中心地”功能的核心城市与周边具有密切交通、经济和社会联系的近邻中小城市组成,既同属于某一个城市群,同时又是该城市群最富有经济、社会和文化活力的核心区块。从经济地理上看,都市圈内以发达的交通廊道和密集的人口流动为基础,不仅在区域内形成了高效快捷的一日内通勤圈,同时还叠加有一日生活圈、一日购物圈和一日日常活动圈等特征。从内部联系上看,都市圈的中心城市和中小城市的一体化倾向的发展趋势十分明显,中心城市吸引着大量资源及劳动力,并能促进城市之间的相互联系和分工协作,带动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从经济发展看,在都市圈内部一般都形成了一体化的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能充分利用各自的产业和区位优势实现快速发展,在发展过程中能够合理配置和利用各类资源,促进区域经济、社会与环境整体发展。

与会专家就“逆城镇化的再认识与特色小镇的新趋势”进行研讨

1.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 刘士林

3月两会习总提出“逆城镇化”,很多网络舆论认为以后不搞城镇化了,这是对中国的国情不了解。中国新农村建设水平最好的都是挨着北上广,最差的是云南贵州等地,原因是他们没法得到大城市的外溢优势,美国的逆城市化也只是富人阶层,而且一旦中心城市空出来后,就会出台一些振兴中心地区的政策。今天中国的农村发展不是农村自己搞起来的,一般都是因为和大城市靠近,或者有大型的国企在运作,肯定不是小的乡镇企业搞的。中国城镇化研究存在三大问题:人口众多、人多嘴杂、不守规矩。因此今天的论题是对这一问题理清楚。

2.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 张国华

从产业发展时间规律来看,生产性服务业首先要注入工业,再注入农业;从空间规律来看,工业基本都在交通走廊沿线分布,美国的逆城镇化就是因为工业发展向外发展趋势。服务业具有很强的集聚性,人的空间组织,具有很强的虹吸效应,生产性服务业越集聚越细分,效益就越好。北京周边找不到一个让北京城里的商务人士喜欢去的休闲之处,他们都说去韩国日本,这一点就是周边城市的发展机会。

斯大林主义的对立思想导致了中国大城市与小城市发展的困局。城市化是人积聚于城市,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应放弃掉“对立思维”。城市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体现着工商业文明,是自由平等开放的,而特色小镇符合市场经济、工业文明和自由平等开放的城市发展规律和要求。

但是目前特色小城镇的建设确实充满了计划经济的味道,还具有农业文明的色彩,封闭强制。因此,特色小城镇的发展方向如何,未来要进一步深入思考。

3.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中联部三局前局长,中国前驻也门大使 刘登林

按照国际惯例,城市化达到80%才会出现“逆城镇化”,目前中国离这个还很遥远。北上广已达到80%,所以才会出现了“逆城镇化”的现象。

我国很多地方还存在“计划”的意味,对比国外还有很大差距,如日本的农村,当地居民自发整理建设改造,政府只是负责提供部分支持。

“逆城镇化”应立足于“生态”和“特色”,中国贵州旅游有赶超云南的趋势,因为生态保护很好。目前应出台一系列政策,指导地方政府,提出具体要求,要坚持“生态立村、生态立镇”“特色立村、特色立镇”。

4.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教授 王晓红

大都市圈建设是否是“逆城镇化”这个问题还值得进一步探讨。

城市群的建设能带动乡镇的建设,中心城市能带动周边城市的发展,但是大都市的虹吸效应也会在一线城市出现,解决城乡发展困局就是解决这种虹吸现象。要处理好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特色小镇的产业分工关系,中心城市主要的功能在于其辐射带动作用,因为其集聚了大量优秀人才、先进技术等高端要素资源,这是周边城市无法比拟的优势,但要协调中心城市和周边地区的发展,真正地让中心城市的高端要素能为周边地区提供服务。

5.中国文化与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 金巍

特色小镇不是建制镇,是一种行政引导,市场主导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新形势。

特色小镇区域之间民生差距巨大,新型城镇化或者特色小镇建设产生两类人:第一类是被过度补偿的人,最后成了一个懒人阶层,第二类是被驱逐人口成了新的城市贫民。要处理要这两类人的关系,提高特色小镇局面的生活质量。同时,特色小镇未来规划应因地制宜,不是千城一面。

6.中国城市管理研究院院长、教授 陈柳钦

首先要明确“逆城镇化”的真伪。目前中国到底是否存在“逆城镇化”需要思考,我认为是伪城镇化,目前城市人口外迁是郊区化,不是逆城市化,要正确区分二者。

就中国目前来看,城镇化还是主流,逆城镇化只是在部分区域出现,并且中国的逆城镇化与美国的很不同,需要结合中国的国情和实际情况来分析,真正的逆城镇化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条件下达成的。

7.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区域经济教研室主任、教授 李江涛

西方国家在都市圈建设方面起步较早,特别是纽约、伦敦、东京、巴黎、芝加哥等国际知名都市圈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发展模式和一些较好的经验做法。本报告通过对东京大都市圈和纽约大都市圈的研究,分析其发展的特点、经验和主要做法,为深入认识和了解西方都市圈发展的一般规律,以及为我国大都市圈的培育发展提供有效的范例和借鉴。



版权声明:全国建设信息网(www.cin.net.cn)(含中国智慧城市大会、《中国建设信息化》杂志等子网站)所刊文章之复制权、发行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及其他有可转让的著作权均于本网站刊发该文之日起转由全国建设信息网享有,原著作权人可在非营利范围内继续使用。如作者向全国建设信息网投稿,全国建设信息网将视为作者已接受上述条件。
最新发布图片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信息

全国建设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7143号-1